当前位置 : 首页 > 情色校园

老师性的启蒙

高速视频高清不卡视频边看边啪Xvideo破解高速X视频成人抖音凤楼信息隐私短视频成人APP破解

我每天下课回来就一个人在我的房间内看书学习,生活过得很平淡。 房子很大,有五室三厅,上下三层,二楼有三室,三楼有二室,妈妈住在三楼,我住第二楼,房间倒也宽敞,只是浴室只有一间,而且就在我的房间隔壁。洗澡、解手都在那儿,我晚上起来小便是很方便了。   虽然妈妈三楼也有浴室,但每次妈妈洗澡时总是爱在二楼,而时间总是在我早上快起来的时候,吵得我不得不早起,早晨解手的时候总要等她洗好才能去。   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一天,我在妈妈起床要洗澡时间的早五分钟这样全身什幺也不穿,就赤裸着全身跑进浴室放好水而故意不关门,等了一会儿,妈妈也来洗澡了,她进了浴室的门,只穿着短裤与胸罩,拖着拖鞋,我预备好她进来装做刚想跨入浴缸中样子,看见她表情很欢乐的说︰「妈妈,这麽早要洗澡了,我刚放好水,要不你先洗吧,我先大便﹗」   妈妈吓了一跳,脸一红,看着我的裸体啐了一口︰「小鬼头﹗」说完说跑到三楼去了,等了一会我听到三楼的沖水声。 晚上她碰到我说︰「我以后洗澡到三楼了,不会再同你争了。小孩子鬼主意倒挺多的。」从今二楼的浴室就包给我了。   第二学期开学没多久的一天,妈妈对我说︰「蛰伟,你有新房友要来了,是个女老师,要住在你隔壁,今后二楼的浴室你们二人用了。你可不要又动什幺脑筋。」说完看着我嘿嘿笑着。   那天晚上10点多,我刚要睡下,突然隔壁的浴室发出了声音,「咦?奇怪了,今天妈妈怎麽晚上洗了?」   我好奇地将我房间门推开一条小缝,透过浴室的透气窗,看见一个女人背对着我在脱下胸罩,看身材不像是妈妈,我想︰「难道是新房客?」正想关门睡觉,那女人挪了下体子,转过了头,我一看,登时目瞪口呆,原来她是我班新来的教英语的代课导师,我们原来导师最近要生小孩了。   逸吟老师是个标準的年轻少妇,是从内蒙来的,只有三十多岁。她身材高挑,一头齐耳短 ,小巧的闸极嘴。皮肤特别好,很白嫩,胸博很挺,双腿是她最迷人的部份,每次总爱穿一双丝袜,有些是裤袜,有些长袜,显得很修长。她虽然有个6岁的小孩,但看看是一点也看不出的她是有小孩的。   她穿着总是很开放,所以经常穿溥短裙上课。由于短而且材质很轻簿,很容易就可以看到她下面穿的内裤的外形与 色。更因她兼具成熟女性韵味与老师的面容,以及不输年轻女子的身材,使我从心里开始喜欢上了她,这不仅是一个学生对老师的爱,好像还有其她很多原素存在。   因为自从她来之后,我的性启蒙从此开始。我有时趁逸吟老师坐下没注意时藉口帮忙而在逸吟老师背后用小镜子偷窥逸吟老师窄裙内穿着性感小内裤与透明丝袜的诱人景色,有时运气好,在她走光时甚至可以趴下来直接偷窥她的双腿间的神祕东西,真的是很爽﹗我尤其幸运能有个这样美丽的老师做我的导师。   真想不到她竟然现下在这里洗澡。我凝住了呼吸,看到逸吟老师缓缓地脱下了连裤袜、小内裤等下体衣物,等了一会儿,直到听见沖水声了,为了仔细些我便偷偷的站在书桌上,居高临下由浴室的气窗往内看,逸吟老师的雪白肉体给我的震憾,不亚于一颗炸弹,她让我兴奋起来。   逸吟老师虽然三十好几了,但是她的皮肤还真是白,尤其那两个肥大且美艳的乳房让我看的血脉贲张,看着逸吟老师用篷莲头沖洗着白腻的肉体,还不时揉捏搓弄自己的乳房,因为太巨大,而且生过小孩,所以乳房微微下垂着。   当看到她清洗微凸的小腹下面时,我鸡巴一紧就忍不住射精了,我赶紧用卫生纸把满手的精液擦乾净,但是一想到逸吟老师的雪白的肉体,不一会儿鸡巴又硬梆梆的。再看时,发现逸吟老师把篷莲头从软管头上拔下,而用软管的头插进她的下体,缓缓抽动着,而却她微 着双眼,彷 很舒服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逸吟老师已经洗好从浴室出来,我推开门缝看到她穿过我的卧房前的过道,上身穿一件半透明的绸睡衣,质料很薄,隐隐约约可看见她有双乳,下体她穿的是黑色的三角裤,直到看她进去我旁边的她房间时,我才熄灯睡下,但头脑中一直浮现逸吟老师美丽的裸体,不觉迷迷糊糊地睡去…… 第二章︰浴中的冲击波第二天,我很早就起了床,赤裸裸地就跑到浴室洗澡。也不关门,只是虚掩着。过了十来分钟,我正在抹肥皂,听到拖鞋声跟着浴室门被推开了,一个美丽的身影进来了,正是逸吟老师,她一见我,不禁一愣,跟着「扑哧」一声笑出来︰「蛰伟,原来你就是我的房友,想不到房友第一次见面是这样情况下。真够浪漫的。嘻嘻﹗」   「逸吟老师是你,」我双手掩住我的鸡巴,难为情的说︰「可不可以让我洗好澡,你再洗脸?」   「时间不早了,我今天我早点去学校做教前準备。」她嫣然道︰「你管你洗澡,我不看你的。小猴儿。」   她很大方地背向我弯着身子开始刷牙、洗脸。逸吟老师今天穿的昨天我见过的睡衣,不过好像没穿胸罩,雪白丰满的双峰随着她刷牙上下动弹着,而下体却穿了条粉红色水晶丝滚边的小内裤。从背后看去,她的内裤陷入双股的中间,只有一条缝,大大的雪白肥臀诱人得很,她的一双粉腿的确更迷人,雪白的耀眼,修长光洁,简直没有一丝多余的肉。   我一边洗着泡沫一直看逸吟老师的半裸体,鸡巴不禁挺起。这时逸吟老师已洗好了,转过身面我着,一见我鸡巴竖着,「呀」的一声,俏脸通红︰「小小年纪,看不出人小鬼大。」   逸吟老师的内裤竟是如此窄小,前面的小布条仅仅掩住她隆起的的大阴唇,黑色的阴毛绝大部份都在外面。而此时我看到逸吟老师的下阴在她透明状的内裤下的朦胧样子,有一条细细的红色肉缝,暗红的大阴唇上还有许多一丛丛的阴毛。   我的鸡巴勃起得更大,突然下腹一阵热,一股白色的精液从尿孔急射而出标向逸吟老师,逸吟老师一声惊叫,急忙避开,但有一些已射到她的脚上了。我脸红如赤,不知如何才好,只连忙用毛巾盖住勃起的下体︰「逸吟老师,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   「没什幺的,小猴儿,老师不会介意的。快洗好上课去吧﹗」她笑着说,我连忙擦干身子,放掉浴缸里的水,光着屁股逃也似地回房间穿衣服去了   而浴室里逸吟老师将玉足上伸到浴缸内打开篷莲头,将玉足上的精液沖去,然后就转身出了浴窒,经过我门口时我刚好打开门,又碰到了好,我尴尬地笑笑︰「逸吟老师,你洗好了?」   「是啊,你看都洗掉了。」她伸出玉足,翘了翘脚趾,然后回她房间换衣服了。我看她进了房门,轻轻地掩了门,于是就偷偷地躲在门外,从门缝外向里看去。   逸吟老师进了门就赤了脚,然后一边走向床前的衣柜一边脱她的睡衣,喔,天啊,好棒的身材﹗我看到逸吟老师的绝妙的乳房了,雪白地挺在逸吟老师傲人身体上,如同一对白色的汽球微微地颤动着,那红色的乳晕清楚可看,看上去只是很小的一圈,而乳头如小颗的红枣,点缀在那迷人双峰之上。   她弯下腰,肥大的屁股翘起,双手在下层衣柜里找到了一双肉白色的连裤袜和一件无肩式的胸罩,退后两步坐到床上将胸罩先穿上,试了试是否鬆紧刚好。   然后把那双连裤袜 好,蹦直左脚尖轻轻地伸进袜中,双手向上拉了拉,又翘起右脚抻进袜中。很快地她把裤袜拉到了腰际,于是双臂伸进了裤袜中,左右撑了撑,然后轻轻地地让裤袜口束于腰上。   此时的逸吟老师因为肉色的连裤袜的穿上而显得更加妖艳,整个下体彷 通体透明,而她的半透明粉红色水晶丝小内裤在肉色丝袜的衬托下更具有诱惑力,我睁大了眼仔细看去,透过一层的丝袜,一层的内裤竟还可以看到逸吟老师迷人的肉缝,那黑色的阴毛在丝袜与内裤的束缚下像一片黑色的绸缎,光滑迷人。   逸吟老师看了看自己的下体似乎觉得阴毛有些从袜中透出,于是伸手到裤袜中将露出的阴毛收拢到小内裤中,看了看然后将阴毛摸摸平整些,然后穿上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又拿了个包向门口走来,我急忙退回我的房里。   过了一会,房门外传来高跟鞋的声音,我张眼从门缝中望出,逸吟老师婀娜的身姿正从楼梯下楼去,然后出了大门。 星期五,那一天晚上9点多钟,我正要睡下,门外传来了逸吟老师的喊我的声音,只穿了条小内裤就急忙下楼开门,一看,原来逸吟老师带了三个箱子的书,书都放在门口,她穿着的上装是我喜欢的粉红色短外套加上略为透明的白色衬衫,下半身则是穿着轻飘飘的白色丝质短裙,配透明肉色的丝袜着于修长浑园的美腿上,令人产生无限的暇想。   她对我说︰「今天,我出差带了英语练习,本来可以带到学校去,不想途中车子去了故障,太晚了只好让车子先放在家中了,下星期一再带到学校。你帮我一起拿到我房间去。」说着就跨下体子抱起一个大一点箱子,叫我拿另外两个小一些的。   在她蹲下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逸吟老师窄裙内穿着黑色小内裤的下体与透明肉白色的丝袜大腿根部,不禁心中一动,想再看仔细些,她已站起抱起书上楼了,随后我也跟了上去。上楼梯的时候,由于她在我前面,她那两条腿跨开的时候,裙内的风光都被我看的很清楚。她那内裤除了小阴唇部份,其她的地方竟是透明的,从背后可以清楚看到她大阴唇上的阴毛和她屁眼的样子,我的鸡巴顿时胀大了。   到了她的房间门口时,她停下用右脚脱下了左脚的高跟凉鞋,正要继续脱下右脚的高跟凉鞋时,突然脚踝一扭,她痛叫一声,整个人便往房间里摔去,书也扔了一地。我见状急忙将书放下,脱了鞋到她房里扶起她的身子坐在地上,她叫道︰「哟﹗可痛死了﹗」一边将她的右腿伸直,伸手不停的揉着。   我问︰「老师,你还好麽?」   她说︰「脚踝扭了,站也站不住,哟﹗你帮我把这只鞋子也脱下了。」   我于是一手握着她的右脚踝,一手解开她的鞋子脱下。这时她想站起身坐到床上去仔细看看伤处,不料刚扭的足踝很痛,竟是站不起。   她说︰「你扶我到床上去。」   我扶她到床上坐,又将一地的书整理好,走到她身边︰「逸吟老师,你的脚要用红花油抹一抹可以止痛的。我的房里有,我去拿来。」   过了一会儿,我拿回红花油来了,她接过正要打开抹,由于脚踝要伸直才能全部抹到,她自己抹不到,于是她将红花油递还给我,说︰「蛰伟,你帮我抹一下。」说着将她的右腿伸得笔直,右脚放到我的面前,自己上身躺下。   我看她的双腿上还穿着丝袜,就说︰「逸吟老师,你的袜子还没脱呢﹗」她哦了一声,双手摸到她的大腿根部,拉开短裙,我偷眼看到她下体穿着的内裤有些歪了,一部份陷到肉缝里去。   随后她解开短裙的拉链,然后慢慢把长丝袜从大腿根部褪下到小腿,停了下来,擡头对我说︰「蛰伟,你帮我脱一下,我坐不起来了。」   其实这时我已经心跳得很快,长这麽大,从来没有看到一个女人在我面前这麽暴露她的下体,虽然她现下还穿着裙子、内裤,但我的鸡巴渐渐大了起来,我的小内裤被顶起,幸好她躺着看不到,我忙蹲下。双手摸着她的大腿,脱下她的丝袜放到床上。   她的脚很细长,脚趾涂着红色的指甲油,我一手握住她的美丽迷人的玉足,一手扶着她的大腿,手感肌肤很滑,不禁摸了片刻,逸吟老师倒是不很在意,只叫我快些揉揉,于是我倒些油在她踝部,双手猛搓她的嫩脚,让油涂匀,过一会儿仔细揉起来。   逸吟老师不停在喔喔的叫,可能是很痛,我边摸她的玉足边看她那双美腿,她的双腿间的黑色内裤,她的内裤很小仅包住她的小阴唇,大部份的大阴唇都露在外面,由于灯光关係,看不到具体外形。虽然如此,但看得我的阴部已胀大了。   过了十多分钟,她将脚挪开,对我说︰「好了,不很痛了,蛰伟,谢谢你,哦,十多点了,你回去睡了,我也要洗个澡。」   我仍入神看她的下阴,没注意听,只是「嗯」了一声。她见我没回应,不禁擡身向我看来,见我双眼注视着她下阴部,就很自然地 拢起双腿。这时我才发现她看着我,我大窘,不知如何好,同时由于鸡巴的勃起顶着内裤,样子也不好看,口中 着︰「对不起,逸吟老师。」   「来﹗过来这边坐,可以轻鬆一些﹗」坐在床上的逸吟老师坐起来然后拍拍身旁的褥单,示意我坐下来。   「你到底是怎麽了?」我面红耳赤地迟疑不决。   「你讲呀﹗刚才什幺事跟老师讲讲,也许我能帮你?」   「我觉得羞于启口。」   「有什幺好害羞的?到底怎麽了?」   「如果我老实说,老师可不能笑我哟﹗」   「当然﹗绝对不会笑你,赶快说吧﹗」   「那我说了,刚才看到老师下面,感觉很好奇,前几天我偷看老师洗澡时,老师你不要骂我啊﹗……你还用水笼头插进……进你的下面里去。」我指指逸吟老师的裙子里面的下体︰「而老师好像很陶醉,最近几天我老是想着这件事,我觉得快发狂了,身体血液逆流,简直快要爆炸了﹗」   「思春期的少年对异性会有兴趣也是应该的,你别把这种事放在心上。」逸吟老师说。   「可是我很想看女人的肉体,上课时也很想,有时很想三更半夜跑到你身边仔细看看你的身体,特别是你下体部份。但我拚命忍耐住。女人的身体构造和男人有何不同,脑筋里一直固执这种想法,根本无心上课,老师,我该怎麽办?」逸吟老师一时语塞。   「只要一次就好,让我仔细看看女人的身体,这样我也许就会轻鬆很多,因为没看过,所以才会产生其她的妄想。」我继续讲着最近我的苦恼事。   「你想看的是女人的生殖器吧?」逸吟老师尽量用冷静的口吻问道︰「只要知道她们和男性的生殖器的相异点,你的心理就会轻鬆多了吗?」   「是的﹗就是这样。」我说。   逸吟老师咬着小嘴想了想,脸色红红又很凝重地说道︰「老师今年三十五岁,是个健康的女性,虽然生过小孩,生殖器与处女有一些不同,但可以想办法满足你的青春期的困惑,所以,如果你想真的想看,我的生殖器可供你参考,希望你看了就不会再有烦恼了,懂吗?现下你去拉下窗帘吧﹗」   我没想到事情会这样,有点不知所措,只点头答应着依言拉下窗帘。拉下窗帘的房间立刻显得十分黑暗,逸吟老师打开红色的壁灯,脱下了穿在身上的那件粉红色短外套,褪下了轻飘飘的白色丝质短裙。终于我看到逸吟老师穿着内衣的样子了,想不到逸吟老师穿的内衣竟然是如此的性感。   我只看到两块肤色且几近透明的胸罩紧紧的包住她那丰满的奶子,逸吟老师粉红色的乳头及雪白的乳沟让我感到一股晕眩。再往下一看,白腻的小腹下是一件黑色的两旁有蝴蝶结的 裤,那黑色纠结的草丛清楚的印在透明的薄纱底裤上,这时我下腹突然一阵悸动,一股热腾腾精液已经喷洒在我的短裤上。   我吓了一跳,而逸吟老师也察觉到我的失态,频频问我怎麽了,我见到裤子已经湿透,知道没法掩饰,只好老实的说出。原本以为逸吟老师会笑我,没想到她顺手抽了几张卫生纸并拉开了我的短裤握住我勃起的鸡巴,替我擦拭精液。当逸吟老师的小手碰触到我的鸡巴时,我原已软化的大鸡巴竟然又蠢蠢欲动起来。   我脸红红地赶紧向逸吟老师说︰「逸吟老师,对不起……我……」一时我也不知道该说什幺。   没想到逸吟老师倒是很大方的说道︰「蛰伟,可是一个大男孩了呢﹗是不是心中想到坏念头了呢?」   我尴尬的笑了笑,道︰「逸吟老师的身材太好了,我从没看过异性的身体。所以……逸吟老师你该不会生气吧?」   「傻瓜,你不需要说对不起,在我这个年龄,有个年轻人看到我的魅力,而被我所吸引,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我是有点高兴呢﹗」   逸吟老师帮我擦拭乾净之后,便拉我坐在她的旁边,而却她转过身去,逸吟老师面颊染上一片晕红。只见她 腆地慢慢脱下那条小得不能再小的透明内裤,露出诱人的美腿的根部,并用双手将她的大腿扶正将那妖艳的淫穴朝向我,她那美丽的小猫咪正呈现下我眼前﹗   我张大眼睛看着她的阴户,两片肥美的阴唇正慢慢显露出来。我正想用手指拨开两片淫肉而露出黑森林的入口处时,逸吟老师说︰「好了﹗现下你可以看我的生殖器,但你只準看喔﹗不许动手动脚的﹗」说着又慢慢躺下。   仰躺在床上的逸吟老师,极力暴露着下半身,双腿慢慢的张开,裸露出秘处,我说︰「逸吟老师,灯光有些暗,我看不太清,可以近一些麽?」   逸吟老师「嗯」了一声,说︰「你把我的左腿架到你的肩上,头离我的下面近一些。」   我照她话做了,把她的那条还穿着丝袜的美腿架起到我的肩上,我闻到有一股女人的味道传入我的鼻子,不禁用嘴亲了亲她的小腿,然后俯下体体,凑到她的下阴部,我的嘴离她的生殖器不到一公分。   「看清楚些了麽?」   「仔细多了。」我喉头咕动,咽吞一下口水,将头伸向老师的胯间,灼热的气息不停由鼻孔喷出。   逸吟老师的阴部很小巧,宽度不是很宽,只有我的两根手指大小宽,长也不是很长,整个大小好像只有我平常吃的淡菜肉。上面有许多弯弯曲曲的黑毛,随着她的呼吸一下一下的动着,深处的 色粉红粉红的,有些湿润的光泽,闻起来有些淡淡的腥味。   「哇﹗这个就是女人的生殖器呀﹗很漂亮。」我吐出的热气喷在她的下阴肉上。   「好了吗?记住你只能看。」过了几分逸吟老师叫道︰「看好了麽?」说着立起上半身,双手掩住生殖器,面颊涨得通红,性器露给小她20岁的男人看,还是生平第一次。   而我体内好像有股焚烧的热火。道︰「这麽快啊﹗再让我看一下,还有不清楚的地方。」我的手指轻轻拔开她的手,抓住抖颤的肉芽,逸吟老师无意中腰部向上一挺。   「啊﹗……」逸吟老师喉际流露一声娇喘,因为我抓住的是她敏感的花蕾。   「逸吟老师﹗这个突起的肉芽是什幺?」   「喔﹗……喔﹗……喔,那是阴核,哎唷﹗你不要用手乱碰﹗」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这个未经世事的小孩,闻言马上离开手中碰触的东西。   「老师﹗左右这两片垂下来的深红色肉片又是什幺东西呢?好多皱褶啊﹗」   「唔……那是我的大阴唇。啊﹗你不要乱摸呀﹗」   我手指一直抚摸着阴唇,「逸吟老师,你的大阴唇一直都是这麽样子的吗?」我好奇地问。   「不是的,原来是粉红色,也不是这麽下垂,哦,不要动﹗后来生了孩子,年纪大了就这样子,不过还好了,别人像我这样年纪, 色是黑色的呢,啊……啊﹗难过死了……不要……」   「老师,这个叫什幺?」对于我每样都要用手指确定感觉才发出质问的态度,逸吟老师觉得有些无奈,屁股常常不由自主地摇动。   「那……那是小阴唇,你到底好了没?」呼吸越来越急促,逸吟老师如小孩般娇啼着,面若桃花,妖艳如春︰「好了没有,快点看完了……我要穿裤了……」   「我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我依然很好奇。而且现下我的阴部胀得难过极了,好像要暴发般。   「老师﹗这个小洞是作什幺用的?」我说着,又将手指伸到逸吟老师的秘洞,小心的弄着。   「啊﹗……啊﹗……」逸吟老师的身体大力扭动了一下︰「这是尿道孔。」   「就是尿液出来的地方吗?」   「对……对啦﹗你别乱摸……喂﹗别玩……」我的手指一离开,逸吟老师雪白平坦的小腹如波浪般起伏,这是因为尿平交道深受刺激,她全身有如被电到般的快感快速游走。   「老师,这里有个粉红色的小穴,这是干什幺的呀?」   「啊﹗……不行,手指不能碰,那是阴道,生小孩的洞穴,不要乱摸﹗……哎唷﹗……手指快拔出来﹗」逸吟老师腰部一阵乱摇,脸庞忽青忽红两腿不断的颤抖,一股乳白色的液体缓缓 出。   「喔﹗生小孩的洞,那小孩子怎样在你的小洞生下的?啊,逸吟老师,你下面流出了什幺呀?跟牛奶一样的。」   「都是你坏啦,啊﹗啊﹗啊﹗……」她娇喘了几声,继续说︰「那要男人的精子透过阴道,进入子宫结閤我们女人的卵子才可以生下小孩。」对于我不住的提问,逸吟老师还真是有问必答。   「那麽男人的精子是怎样进入你的阴道的?」我手指拨了一下逸吟老师的阴平交道。   「哟,不要,啊……啊……那是男人的……男人的鸡巴插入我的阴道,然后在里面射精的。」逸吟老师的脸越来越红,娇喘着,下体不住扭动着,而上身却无力地躺下,双手扳住我的头,那条美腿紧紧地勾住我的颈。   「男人的鸡巴就是我下面的东西麽?」我摸了摸了下面︰「鸡巴胀得很大,你的小洞洞很小,会进得去麽?」   「啊……啊……你不要再问了,当然是进得去的。」   「真奇怪﹗」我嘟哝着,看看逸吟老师的阴道小小的,而我的鸡巴现下起码有三根手指粗,真是有点想不明白。   「你完全 解了没有?嗯……嗯……」   「老师﹗你变得好奇怪唷﹗」我看着逸吟老师的红胀而湿润的下体,发出惊叫声。   「什幺?……我有什幺好奇怪的?」逸吟老师好不容易才挤出声音。   「你生小孩的洞穴有好多水流出来哩﹗比刚才的牛奶还要多,呀﹗流到你的屁眼里去了。老师,你到底怎麽了?」   「蛰伟……都是你不好啦,害得老师这样……喔……啊……哟……」她抑止地闷声叫了出来。   「为什幺是我不好?」   「都是你乱摸啦……我才会变成这样子……」她呻呤着。   「我只是用手指碰一下就会这样吗?」我又将手指搔了下逸吟老师的阴平交道,然后将阴唇向外翻出露着阴道内壁︰「这是什幺?粉红色的,很嫩很嫩的。呀,有水从这儿出来了。哟,逸吟老师你的屁股都湿了耶﹗」顿时,逸吟老师不禁地挺起腰 ,双腿乱动,娇啼连连。逸吟老师整个人好像晕眩了,陷入半昏迷状态。   「哎唷﹗不要再搞了﹗小坏蛋……我……我快要不行了,啊啊啊……放手,好坏啊你。今天……今天……给你……你看……看我的……生殖器就……到……啊……啊……到此为止吧﹗」

  • <<
  • <
  • 2
  • 3
  • 4
  • 5
  • >
  • >>